您的位置 首页 网贷

和讯期货鑫东财配资:杠杆私募与配资者共舞,中来股份踩雷揭开“杀猪盘”

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连续十次跌停后,股价大跌后,笼罩在济民制药上的“杀猪盘”之雾,正慢慢消散。 近半年来,济民制药出现了两次闪崩。2020年6月,拉高出货后遭遇3次跌停;12…

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连续十次跌停后,股价大跌后,笼罩在济民制药上的“杀猪盘”之雾,正慢慢消散。
近半年来,济民制药出现了两次闪崩。2020年6月,拉高出货后遭遇3次跌停;12月的最后半个月,更是连续10个交易日跌停。十二月十六日,荣科科技,奇信股份也同步大跌。到了2020年八月,博济医药也遭遇了三次跌停。
这几只股票,都有两个共同股东。今年1月10日,中来股份发布公告,揭晓了背后的秘密:该公司在泓盛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泓盛资产”)和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正帆投资”)投资的四只私募基金中,重仓持有了这些股票。
在博济医药、济民制药“闪崩”的背后,是这两家私募的身影。在济民制药股价于2020年6月大幅下跌之后,正帆投资管理的两个产品,从济民制药前十大股东中消失。在博济医药去年8月暴跌之后,泓盛资产也从股东名单中退出,正帆投资虽然没有全部抛售,但也大幅减持。
自创立以来,泓盛资产管理的产品共有20个,但公开持有的产品只有两个。正帆投资先后管理了28个产品,16个产品存续期不到500万,在二级市场上仅持有5个产品,但其中4个产品涉及博济医药、济民制药。
运作方式中,杠杆率超过200%的中来股份所投资的私募基金,具有强烈的配资特征。与济民制药第三季度新进的自然人股东邵奕楠相比,他们正是股票配资的重要参与者。2018年下半年,邵奕楠以案外人身份多次参与股票配资案件的审理。曾有合伙人,也因他人持有的股票跌停后,撬板接盘被牵扯到操纵股市案中。
坚持不退的私募
在此期间,泓盛资产管理的泓盛腾龙1号,4号,济民制药,持有博济医药,奇信和荣科科技;正帆投资管理的方际正帆1号,同样持有博济医药,奇信和荣科科技;正帆顺风2号,正帆投资管理的方际正帆1号,分别持有荣科科技,和博济医药。
2010年12月16日,济民制药股价突然暴跌,遭遇连续10个交易日跌停;12月16日和17日,荣科科技和奇信股份同样跌停两次,跌幅分别接近40%、20%,仅博济医药股价稍显平稳。
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泓盛资产、正帆投资等集中持有股票的公司,可查的记录只有博济医药、济民制药两只股票,而荣科科技、奇信股份,两家私募至今未公开现身。
查询资料显示,泓盛资产腾龙1号,4号,目前公开重仓持股的博济医药,于2020年二季度末首次现身,分别持有282万股,212.7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1.88%,1.42%。与重仓的济民制药厂,以及持股奇信股份、荣科科技等,均无公开持仓。
正帆投资买进博济医药的时机,大致接近泓盛资产,且持仓较多。到2020年二季度末,正帆顺风2号和方际正帆1号分别买进了384.95万股和182.8万股,分别占总股本的2.57%和1.22%。
正帆投资对济民制药更是“钟情”。今年第三季度,正帆敏行3号大举买入了济民制药348.8万股,占总股本的1.09%;今年第二季度,正帆敏行3号又买入了280万股,占总股本的52.8万股。到2020年9月底,正帆敏行4号仍持有济民制药348万股股份。
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自成立以来,正帆投资管理的28只产品中,只有5只公布了二级市场的持仓记录,其中4只涉及济民制药、博济医药;泓盛资产管理的产品中,仅有2只有2只有记录。
头寸如此集中,泓盛资产旗下的正帆投资产品管理规模却并不引人注目。中基协备案资料显示,正帆投资的28个产品中,至少有16个产品的存续期不足500万元,泓盛资产也有4个产品的存续期不足500万元。
除这两家私人机构外,对济民制药青睐有加的人也不在少数。
据公开资料显示,到2020年底,邵奕楠以657.6万股,2.06%的股份成为济民制药的第六大股东。同时,邵奕楠还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持有了荣科科技2876万股,占总股本的4.81%。
邵奕楠所持荣科科技股份,系由他人受让而来。到2020年6月,据荣科科技披露,邵奕楠以6元/股的价格,从付艳杰、崔万涛手中,共收购荣科科技1.73亿股股份。
荣科科技公告显示,邵奕楠,男,生于1989年,住在浙江省江山市西塘巷。此前,邵奕楠很少在二级市场露面,济民制药、荣科科技两家公司,都是他目前为止公开投资的纪录。
查询资料还显示,邵奕楠的名下,还有浙江瀚达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达控股”)、浙江瀚达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达文化”)的法定代表人,分别持有20%和70%的股权,但这两家公司的成立时间都不长。
邵奕楠、泓盛资产、正帆投资等私募及自然人,为何对济民制药等个股如此偏爱?
为什么高价位操作
纵观近两年来的走势,济民制药、博济制药均出现过“闪崩”,特别是济民制药,在最近一波下跌之前,已有多次闪崩。2020年6月,该股在拉升后突然连续三次跌停,引发市场高度关注“杀猪”行情。
在两轮下跌前,济民医药从2018年7月开始走出一波涨势,股价在2019年12月已接近55元,比启动前上涨了约8.3元,区间内累计涨幅高达7倍。
然而,泓盛资产,正帆投资却在高位接盘。中来股份称,泓盛腾龙1号,4号,方际正帆1号,正帆顺风2号成立1个月后,便迅速建仓了济民制药等股票,此时济民制药等股价处于高位。
更有甚者,在两家私募基金建仓前,股价持续上扬,股东人数大幅减少,济民制药长期被市场质疑为庄股。据统计,到2018年6月底,该公司股东户数为19000户,到2018年年底减少到16000户,到2019年年底进一步减少到4336户,平均持股近400万元。
而济民制药的持股数量也不多,而实际控制人家族更多。据2010年12月28日的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家族直接持有双鸽集团20.75%的股份,并拥有双鸽集团100%的股份,以及台州梓铭贸易有限公司92.73%的股份。上述持股总数为1.9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0%以上。经过估算,该公司在2018年上市初期总市值不足30亿元。除控股股东及其家族持有的股份外,实际流通市值不超过10亿元。
博济医药的股东户数,虽然在2019年6月底后继续上升,但股本同样较小,2019年及2020年两次送股后,目前总股本也仅为2.27亿股,市值不足23亿元。
博济医药在泓盛资产、前海正帆建仓前后,从2019年12月开始经历一轮拉升,到2020年4月再度上扬18.4元。从2020年初开始,济民制药的股价开始阴跌,在第二季度上涨了20%左右,6月12日,该股被推至最高点57.45元。
博济医药的趋势也非常相似。股价从6.12元的低点猛涨至2019年1月的最低点19元上方,随后又在此后6个月左右跌至12元下方,但仍有近一倍的涨幅,这是此前几年的最低点。但就在这时,两家私募基金开始大举建仓。
长久以来,除了部分私募基金的机构持股外,济民制药、博济医药等机构持股较少,自2019年以来,博济医药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基本都是自然人,偶尔也有公募持股,但仓位较低。
邵奕楠的出场时间更为微妙。2020年6月中旬,济民制药的股价突然下跌后,两个月内基本横盘,到了第三季度,邵奕楠进场,并出现在第三季度的行情中。此时此刻,济民制药的“杀猪”事件,在资本市场已经家喻户晓。济民制药在九月初再度上扬,12月初回升至42.7元,较八月底上涨近30%。
2019年浙江省金华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书显示,林士宏持有的诚益通股票,在2019年6月曾出现跌停。为减低损失,林士宏与项斌彬达成协议,由项斌彬以收购诚益通股份的方式进行减持。林士宏于2019年6月4日、6月5日分别向项斌彬转账1100万元、1600万元,分别以三个账户买入诚益通股票。后来法院认定,项斌彬的这一行为是操纵证券市场。
记者调查发现,邵奕楠与上述案件中涉案人项斌彬之间存在关联线索。据公开资料显示,浙江瀚达文化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在2019年7月曾发生变更,法定代表人、投资人均由项斌彬变更为邵奕楠。项斌彬虽然没有出现在二级市场,但和邵奕楠一样,都参与了操纵证券市场案。
杀猪盘推手?
中来股份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4月23日首次正式申请赎回基金,并在此后多次催办,但管理人均以赎回金额大,且短期内集中抛售将导致市场波动为由,未能实施赎回。此时,济民制药、博济制药的股价,正处在大幅上涨和大幅下跌之间。
2010年8月16日至20日,博济医药连续三次跌停。头寸纪录显示,当年二季度末方际正帆1号、正帆顺风2号共持博济医药567万股,在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已经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泓盛腾龙1号,4号。
在博济医药大幅下挫之际,投资者对此事表示怀疑,该事件可能与正帆投资等私募的斩仓有关。因此,不出所料,博济制药股价在大幅下跌之后,在当年8月26日,收到了1983.52万元正风帆2号赎回资金。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济民。在济民制药在2020年6月11日微幅上涨之后,一度上涨超过7%,最终下跌结束。可是从第二天开始,却突然连续三天跌停。第三季业绩报告公布后,到2019年末就持有约332.8万股正帆敏行3号,在此期间,正帆敏行退出了前十大股东。
这是否与泓盛资产、正帆投资、邵奕楠等公司有关,目前尚不清楚。中来股份公告称,博济医药,济民制药股价2020年首次大震后,泓盛资产,正帆投资等公司均未完全退出。另外,正帆投资管理的正帆敏行4号基金2020年9月底前仍持有347.79万股济民制药,占比为1.09%。
和济民制药于2020年12月16日同时开盘价暴跌,荣科科技,奇信股份股价一起闪现。
交易数据显示,去年12月16日至29日,济民制药累计成交11.7亿元左右,但12月28日出现较大成交。当天,该股一度开跌,全天成交8.1亿元。
据龙虎榜数据显示,从12月25日到28日,济民制药累计成交8.17亿元,其中卖出最多的两家券商是申万宏源东莞鸿福路和安信证券上海浦东新区银城中路两家券商,分别卖出1.07亿元和1.06亿元,另外三家券商卖出席位均在前五名,卖出席位合计不足1.6亿元。
在济民制药十大股东中,从持股数量来看,有八家是李仙玉家族成员。目前很难衡量到底是谁在抛售。另一个在2020年第三季度上市的自然人股东,持股数量为267.3万股,根据12月28日的股价来看,只有邵奕楠的持股数量和卖出数量最多。
不出意外的是,荣科科技也于12月16、17日同时闪崩,两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近40%。据龙虎榜数据显示,安信证券上海浦东新区银城中路营业部的席位也出现在卖出榜的前五名,两天累计卖出2704万元,买进近300万元。
分配魅影
邵奕楠在荣科科技之前从未在二级市场上公开露面,但这并不影响他对资本市场的深度参与。另一种身份,就是股票配资的深度参与者。
杭州市淳安法院2019年的一项判决显示,2018年下半年,詹超通过居间安排,从詹际旺手中购入股票进行炒股。2018年12月28日,詹超朋指示邵奕楠,向詹际旺汇款323万元。
同样是在2018年下半年,詹超朋经同一人介绍,进行配股炒股,并将1420万元汇到洪大军账户上,因

特别声明:入市需谨慎,投资有风险,以上内容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内容对您照成影响(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作者: 杨利伟

本人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来源于网络。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站内删除!

为您推荐

牢记四点,安全使用微粒贷

牢记四点,安全使用微粒贷

微粒贷已成为当下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小额信贷产品之一,让一些不法分子盯上了,并假借微粒贷的名义行骗。小编在此提醒大家,牢记以...
吉付通消费分红网合法吗?消费分红概念前身

吉付通消费分红网合法吗?消费分红概念前身

消费分红是指:消费者是企业利润的直接创造者,享受利润再投资后的收益是消费者的应该得到的权益,这里明确一点,消费者得到的权...
51网贷预警中存在的投资风险

51网贷预警中存在的投资风险

网贷,外文名是Internet lending,p2p网贷是网络贷款的简称,包括个体网络借贷和商业网络借贷。P2P网贷是...
网贷100查询平台整改进展

网贷100查询平台整改进展

虽然互金合规整改延期了一年,但从目前全国各地区网贷平台整改进展来看,合规压力依然巨大。为了让投资人更具体微观的了解P2P...
认准微粒贷官方渠道,切勿下载虚假APP

认准微粒贷官方渠道,切勿下载虚假APP

这几天有网友向小编推荐了一个“微粒贷”APP,下载安装好就能借钱应急。小编抱着怀疑的态度下载验证了一下,跳到了一个陌生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